摸魚摸到大白鯊

期末考,這次真的摸到大白鯊了,嚶。

期末考 (Tim中心)



好的,我不擁有這些角色,我只是喜歡意淫他們 B) 




大哥已畢業在做警察,輪休所以在家。傑森大多時間都在外太空,提姆大學生,大米國中生。


如果是用雙學期計算的話,美國的期末大概是十一月快十二月那時候?所以故事的時間設定在十一月中,今年聖嬰所以還沒下雪,總之就是亂掰的啦,大家看看開心就好。


然後把作業積到剩兩週的人是我,提姆不是這種人。






---------------------------------------------------------------------------------------------------


康納和巴特有點擔心。


紅羅賓已經一動不動地盯著螢幕三十分鐘了,沒人確定他這三天到底睡了多少,但是小夥伴們都很確定,蝙蝠家的孩子們熟練於挺屍般的睡姿〈除了達米安,等他大一點才能學習這種技能〉。


「呃......小羅?......如果你想睡了,我覺得你可以去床上睡?」


「......資源、開發......投資......報酬率......」


巴特只能聽到一些含糊不清的呢喃,他們迅速的交換了一個小眼神。


紅羅賓一點反應都沒有,繼續和腦海中的報告奮戰,不知道等他回過神來發現剛剛叼唸的那些都沒填到報告上會不會崩潰啊?


少年泰坦們可承擔不起崩潰的紅羅賓,也承受不起紅羅賓爸爸的憤怒之火。


「我們回家啊!我們馬上帶你回家啊!」


巴特麻利地收拾了桌邊所有的紙張,讓康納趕快把紅羅賓送回家,讓蝙蝠們煩惱去。










提姆了解並感激朋友們的好意,但是他宅在泰坦大廈做作業是有原因的。


「提米──巴特跟我說了,你又顧著做作業不休息了!」


「寫個期末作業也這麼大動靜,真有你的啊,德雷克。」


因為他的兄弟們真的很煩。


「我只剩下兩週了,迪克,我還有一堆報告跟作業要做,沒有時間休息了。達米安你這個國中生才不懂大學生的苦,小朋友。」


「想打架嗎?!」


「好了你們。」迪克連忙抓著快要撲上去的達米安,「提米,要注意身體啊,我等等請阿爾弗雷德幫你做點吃的好不好?」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謝謝你。」


「沒問題噠。」


然後他們吵吵鬧鬧地出去了,還提姆一個清靜的作業空間。










提姆啃著老管家的甜餅配著牛奶感覺又活過來了,面前這些待辦事項也不這麼讓感覺人反胃。


提姆回去專心做報告,正當他想要伸伸手腳時,傑森從窗戶爬了進來。


「小紅,我剛剛看到氪星小子在外面晃,他來拿這個給你。」


「喔,謝了,是我讓他拿過來的。」提姆接過那疊紙和一個硬碟,是在離開時忘記一起打包的資料,提姆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要被羅伊給煩死了,那傢伙最近不知道抽什麼風,一直在講冷笑話。」


傑森隨意地搬一張椅子坐到提姆旁邊,他身上還帶著冷冽的味道還有一點辣熱狗跟殘存的菸味。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要吃甜餅嗎?」


「不了,那牛奶還是熱的嗎?」


「溫的,有點涼了。」


「給我,外面凍死了。」


提姆把玻璃杯給了傑森後繼續做作業去了,偶爾傑森給點意見,意料之外的目前為止進行的還不錯。










直到達米安進來。


「德雷克,給我你的滑板。」


門都還沒完全打開達米安就在外面嚷嚷。


「在床旁邊,靠書櫃那邊。」提姆頭也不回給他指個大概位置,「你不是也有嘛,要我的幹嘛?」


「格雷森說想玩,我們還缺一個。」然後達米安看見了傑森,怪裡怪氣地說道,「呦,這不是陶德嘛。」


提姆覺得反胃感回來了,拜託如果你們要打要吵就出去。


「怎?不高興看到我?」


「不,相反,你要跟我們玩滑板嗎?我想我可以拿蝙蝠洞的備用品。」


提姆用眼角偷偷看傑森,撐住啊大紅,我的作業就剩一點了!


「小朋友自個兒玩去吧。」


就是這樣的氣勢,幹得好傑!


「......這樣,但是父親也參加喔。」


「......我要鳥寶的滑板。」


不──我的作業支援沒了,我恨你達米安。


「沒問題。」


傑森跟著達米安出去,臨走前還再三保證他盡量不弄壞滑板。


「回來再幫你做作業啊。」


哼,說得好像沒你我就做不了似的,誰稀罕。


「隨便,你們安靜點就行。」










說得好像他們就知道安靜兩個字怎麼寫了似的。


提姆聽著外面傳來的噪音。


他們好像玩得很開心,而提姆覺得很鬱悶。


看著把桌面給蓋滿了的書本紙張,覺得大學生真不好當,尤其是兄弟裡唯一的大學生,我在這寫報告他們在外面玩得可高興了呢。


在正午的大太陽下,滾輪跟地面碰撞的聲響,還有歡笑聲。


迪克和傑森笑得最大聲,達米安大多時間都在拌嘴或是在嘲笑他的兄長們,提姆覺得好像有聽到布魯斯的聲音,不過很快又被其他人給蓋過去。


「......笑得沒心沒肺的。」


提姆評論,然後繼續埋頭進書海裡。


不久外面漸漸地安靜下來,但是提姆已經進入一種無我的境界,意思差不多就是「他快睡著了」。


到了飯點時間是達米安來叫他吃飯,他們難得和平的一路聊著午餐內容,下樓梯時達米安拉著提姆的衣服以防他迷糊臉朝下摔死了。


「嘖,連路都不能好好走了。」


「謝謝你啊,達米安。」


「......快走啦!」








餐桌上布魯斯問他作業做得如何了,提姆表示,「說真的,我不記得了,我睡著了。」


然後得到一餐桌的同情臉。






---------------------------------------------------------------------------------------------------


抱歉,就這樣,我還有六個科目還沒做完呢,想死。


聖誕跟跨年寫報告的時候真的覺得全世界都不帶我玩兒,實在淒涼。


所以一時腦抽就想到這種梗,我的小短篇都是這種軟軟的,沒什麼內涵著實對不住。(掩面


各位新年快樂喔!


然後作業要按時寫喔!嚶嚶嚶嚶嚶。





评论(2)
热度(12)

© 摸魚摸到大白鯊 | Powered by LOFTER